“老漂族”的故事:他们不被这座城市接受 澳大利亚拟严查移民 申请者赴澳前纪录或被审查 速度与激情7好看吗 演出公司节目单 廉江教育信息网 应对方式 csi纽约篇 侦查直升机 妙力芙 为什么我的网速很慢 便携式电脑桌 全国书法大赛

2018-6-17
话铃声响起的时候陈显兰经常会把手机拿反在慌乱中通常要把屏幕滑动三次以上才会接听成功。

  她们被反复告知那个巴掌大的手机和里面一个名叫“微信”的“绿色方框”是这个时代能够被找到的唯一方式。那是人际关系最后的安全感。

  对于老人来说这种安全感并不总能得到满足。陈显兰的女儿偶尔看一眼母亲的手机发现她最频繁的聊天对象除了自己就是老家的亲戚朋友们。而有好几次母亲曾尝试发起微信视频聊天但“对方无应答”。

  上海应用技术学院讲师苗瑞凤调研发现没来子女家生活之前69%的老人对于在子女家生活持比较乐观的预期认为能够和“有了出息”的子女愉快共处约23%的老人愿意在城市子女家养老。但是在子女家居住过一段时间之后上述两项比例明显降低。但是尽管如此绝大多数老年人仍然表示就算不适应当前的生活但是只要子女需要自己的帮助自己还是能够在子女家生活的。这实际上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以贯之的责任意识”的体现也可以谓之“家庭中的利他主义”。

  “他们不被这座城市接受也不接受这座城市”

  比起陈显兰外孙已经上幼儿园的金秀琴白天要更难打发。这几年她发现周边有几处可以做免费理疗的地方几乎每天都去。做理疗的仪器要上万元她已经“免费试用”了一年多从没想过要买。

  她们似乎很快适应了北京的生活。来到北京第二天金秀琴就找到了离家最近的菜市场她知道哪家的豆角、茄子、辣椒、白菜最便宜、最新鲜也知道小区里仅有的几张长椅和健身器材的位置。

  在小区“老乡找老乡”的老人们形成了“东北帮”“老四川”等。有学者指出同乡认同和同乡团体得到精心培植的程度、同乡情感和机构的牢固和力量是中国城市的一大特色。

  但更多时候她们依然保持着一种隔离感。陈显兰去菜市场买菜时发现几乎没有人用现金交易每个摊位旁边都竖着一个黑色的、“曲里拐弯的”条码“人家说扫一下就行”。她不会用手里紧紧攥着几块零钱。

  田慧芬家的楼下就有一家超市但她依然每天都要骑车去两公里以外的菜市场“那边便宜不少呢”。女儿在她的手机里下载了共享单车的软件她也从来不用。“我有自行车用那个干嘛。”金秀琴有次在商场给女儿买了一件“白底带花”的衣服“不到一百块钱”可是从来没见女儿穿过。

  大多数时候她们的活动范围只是周围两公里之内。陈显兰从来没有自己坐地铁出过门也“不想学”。最远的一次是带孩子去了一公里外的大学校园。有时跟老伴一起带着外孙女去商场玩也从来没买过任何东西。

  他们不在乎一双鞋、一个包的价格只关心哪里有喷泉、有长椅。女儿下班会经过那个商场陈显兰有时在二楼摇着手臂呼喊女儿听见了却没有抬头匆匆走上电梯。

  田慧芬一个人的时候最远去过旁边的森林公园那里每天晚上都有老人挽着手跳交谊舞她喜欢看自己却从来不跳。有的老人酷爱下象棋到北京10多年每天晚上都背着手看别人下自己从来没下过居委会组织的各种活动也从未得到通知。还有的老人喜欢坐公交绕着北京城一圈一圈地转。

  程丽云不喜欢坐公交。她不喜欢上车时自己的卡只会发出“嘀”的一声而没有跟着一句“老年卡”。有时车上会低低地传来一声“外来的”她心里落寞却又愤愤不平:“要是我儿子没能耐人家会请他过来?”

  金秀琴楼下的清洁工会拖着长长的儿化音跟她说“外地人怎么着也不如北京人”。陈显兰只会说河南话有时跟北京老人搭话时对方直接说自己“听不懂”。

  “他们不被这座城市接受也不接受这座城市。”陈显兰的女儿说。

  为了让他们更加“接收与被接受”陈显兰的女儿特意把单位分配的人民大会堂讲座名额给了父母。老两口听完之后直说后悔“里边都是年轻人穿西装打领带拿着手机和本子不停地记哪有像俺们这么大年纪的跟傻子似的。”陈显兰盘腿坐在床上不好意思地说。“不过大会堂真气派有好几层还铺着红地毯哩!”

  有几秒钟祖孙两人就站在夏日北京的公交站牌下彼此僵持着

  对老人们来说一天中的午饭是最草率的。

  陈显兰的外孙女爱吃面条她几乎每天中午都做自己也跟着吃一点。金秀琴有时就吃一块硬邦邦的发糕。田慧芳吃的可能是前几天剩的饺子。

  晚饭显得格外隆重。每天下午3点半田慧芳就开始做饭。幼儿园的班车下午5点会停在小区门口她必须在那之前把饭做好第一时间出现在外孙面前。这已经是她的第二个外孙“老大”已经上小学刚参加完夏令营。为了迎接他回家田慧芬那天特地蒸了几只螃蟹。

  狭小的厨房里有3个容器同时冒着热气——电饭煲、电炖盅和蒸锅。她把一个计时器固定在冰箱上设定时间是20分钟用来提醒自己螃蟹已经蒸好了。“现在脑子不好使了。”她眯着眼戴上围裙把茄子蒂切成蜂窝状。午后的小区里静悄悄的这是为数不多的开着抽油烟机的厨房。

  很快茄子下锅了热气开始出现在这第4个容器上。“其实我不爱做饭但是没办法他们工作都忙。”田慧芳按照东北老家的做法把茄子在油锅里翻滚了几遍然后用铲子铲成两段。

  每次来北京她带的东西都不多但总会带一点哈尔滨红肠。“老大爱吃红肠炒饭。”逛超市的时候她会特意看一眼红肠的价格“比老家贵10块钱”。

  她清楚地记得各种地方、各种食材的价格。超市里的西红柿卖5块多“菜市场最多3块钱”。大瓶装的鲜牛奶要18.5元“能喝三四天”。偶尔去超市她总要去看看特价菜。

  金秀琴家门口的过道里永远堆着一兜塑料瓶“一兜能卖一块多吧”。还有老人四处收集皱巴巴的塑料袋用作垃圾袋。有一次陈显兰的女儿买了个一千多元的包她不理解“跟几十块的有什么区别”。女儿说“你看不出来别人能看出来”。有时女儿会故意告诉母亲某样东西的价格“我想让她知道我能负担得起”。

  厨房没有空调闷热不堪。田慧芳从冰箱里拿出一小块黄油在锅底融开放入切成小片的口蘑翻炒一会儿之后用榨汁机榨成乳白色的汁。她从来没吃过只是有次听外孙说起她想试试看。家里的盐是粉红色的粗粒晶体她不知道跟白色的有什么不同只知道是“他们从国外带回来的”。

  程丽云的孙女不爱吃老家常做的虾皮爱吃三文鱼还能吃出火腿和培根的区别。她跟老伴在小区一片空地上种了一些茄子、辣椒、地瓜但孩子们想吃小汤山的有机白菜、彩椒、西兰花、荷兰豆。她总觉得菜谱是“别人的东西”。“程丽云经常做的包子、饺子和油炸食品孙女说“吃腻了”。

  每周六的下午她都要带孙女去上绘画辅导班。上课期间程丽云就坐在教室门外的沙发上翻看微信朋友圈。有人给她发过一段文字:“不见孙子想孙子见了孙子怕孙子;小孙子吃喝拉撒忙坏了老孙子老孙子手忙脚乱还照顾不好小孙子……” 她觉得很有道理。

  “都说父母给看孩子是应该的其实真不是。”她一边觉得“说这些没意思”一边反复说“现在的孩子不知道什么是节俭和感恩”。她觉得孙女的衣服太多吃饭浪费“配一副眼镜要两千块钱三四百的不一样吗?”报的辅导班有钢琴、绘画、英语、奥数每套课程至少六千元。

  “太贵了。一个女孩子要那么拔尖干什么?”程丽云叹了口气又有点自豪和心疼“她是校田径队的钢琴已经过八级了游泳会四种泳姿绘画也正在考六级。孩子那么累我也舍不得。”

  孙女受不了程丽云的“过分节俭”和“唠唠叨叨”。公共场合奶奶在说话时她会一脸无奈跟旁边的同学说:“真服了我奶奶了。”她也不喜欢奶奶洗的衣服上有八四消毒液的味道。她常说:“我跟奶奶不在一个频道上。”

  程丽云知道孙女“看不上自己”。有次孙女把公交卡忘在绘画的教室里了但坚持奶奶没把卡交给她。“不是公交卡的事是老人说的话她总是不往心里去。”有几秒钟祖孙两人就站在夏日北京的公交站牌下彼此僵持着。

  每当这种时候程丽云就想回老家。

  那里有老伴有年迈需要照顾的老人有退休前的同事们还有“自由”

  陈显兰也想老家。她坐在一张10厘米高的小板凳上用力搓着外孙女换下来的衣服。“孩子衣服容易脏一天要换两三次。”她不习惯用洗衣机觉得手洗得干净。

  洗衣服时她说她常想“老家里老人的脏衣服也该堆成山了”“再有十天地里就该变黄了”。

  以前她家年年种棉花到了秋天地里白花花的一片“看着可高兴”。但是棉花需要人打理村里的人在这几年间走了将近一半几乎没人种了。地里只种了一些大豆和花生。

  每天晚上老人都要固定收看河南电视台的天气预报。他们通过天气预报想象地里庄稼的长势。走在商场里陈显兰随手从模特脚下拾起一小块白色的填充物旋即扔下“这不是棉花”。

  前些天她的老伴也来北京了。行李箱里一半是葡萄另一半是桃子“都是俺们在自己院子里栽的可甜。”陈显兰手里攥着一个苍蝇拍。

  苍蝇拍是亲家买的。有时候同是河南老乡的亲家也会到北京帮忙看孩子两家老人交替居住在同一个房间。房间里留存着不同的人使用过的物品彼此并不随意挪动。

  “估计十月份他们就该过来了俺们就回家豆子和花生该收了。”交谈时陈显兰陷在褶皱中的眼睛很少直视对方更多是笑眯眯地看向远处或地面。

  金素琴也想家。她老家在铁岭农村自从来北京之后院子里啥也没种只是地里还种着玉米。去年过年她回家待了不到一个月每天傍晚拿着扇子跟同村的人一起扭秧歌从5点一直跳到8点。

  “家门口那条街从南到北大家都认识。”她喜欢老家敞亮的门厅和院子“一开门就上街了多方便”。她不喜欢住带电梯的房子和七拐八拐的楼道。

  跟外孙和儿子挤在一个小房间里睡觉她觉得“憋屈”。在老家习惯了睡觉不穿衣服刚来北京的那段时间她愣是睡不着。被问到回老家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时老人想了半天说“要非说有啥就是没有路灯”。

  田慧芬在哈尔滨的家只有30平方米不到北京房子的三分之一大但她还是“恨不得现在就回去”。那里有老伴有年迈需要照顾的老人有退休前的同事们还有“自由”。

  她经常在微信上跟以前的同事聊天在北京断断续续生活了10年她依然能第一时间知道哈尔滨哪个地区房价涨了。过来的时候她连衣服都没带几件冬天只有两条牛仔裤换着穿。

  “还是家里舒服北京太热了。”有的老人因为适应不了气候会在酷暑或寒冬来临之前像候鸟一样回到老家。

  “听说做保姆现在挣得可多了每个月七八千”在厨房里待得太久油烟味已经渗入她斑驳的白发里“要是我再年轻20岁也想在这干两年保姆然后在老家买个二手房。我跟老伴两个人住20平方米的就够了。”

  老人沉浸在回忆与想象中浑然不觉厨房里多了一股糊味儿。螃蟹煮干了。她立刻变得懊恼抓过冰箱上的计时器使劲儿按“这玩意儿咋不好使了呢?”

  苗瑞凤发现这些老人不仅准确地认识到了他们在权威、地位等方面的损失而且也非常清楚地意识到他们根本不再是家庭收入中的一个有机部分了。为了维护父母的权威克服被抛弃和无用的感觉老年父母会坚持分担日常事务为子女节俭持家。

  “这里隐含着一种人生观即所有的社会成员要将他们的体力和心智毫无保留地贡献给所在的社会、通过参加力所能及的活动老年人才不会产生被抛弃和无用的感觉不管其地位是多么卑微。但是老人的付出却达不到子女的标准。”苗瑞凤在一篇论文中写道。

  “现在她能用上我了我可高兴没什么好抱怨的”

  金秀琴的房间里有一个柜子专门用来放她的药。扁平的白色药盒摞了好几堆。

  她长年患有糖尿病每天需要吃三次药每次吃三种。她在老家参加的“新农合”医保无法报销在北京看病的费用每次去开药都要一下子买上好几个月的用大号的尼龙袋装回北京。

  这几年外孙已经从一个婴儿长到她下巴那么高她的身体却越来越衰老。在老家“天可蓝可蓝”可是在北京她开始患上鼻炎。视力也越来越模糊有天她上街买菜时在一个小摊上花15块钱买了一副老花镜。“孩子们都不知道。”

  金秀琴不敢生病企图用各种方法逆转衰老。她听说曾经有位老人从西安到上海帮忙照料两个儿子的孩子却在两个家庭的奔波途中突发脑溢血去世。前几年她带外孙去上游泳课时自己在一旁也跟着学会了。之后几乎每周她都要去三四次游泳馆穿着女儿给她买的豹纹泳衣一头扎进泳池。

  陈显兰的儿女们告诉她“您身体健康就是帮大忙了”。她不想给孩子们添麻烦。有数据显示在老年群体患抑郁症的人群中尤以流动老人居多。

  2016年3月16日在陈显兰夫妇去过的人民大会堂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政府下决心要推进全国医保联网争取用两年时间使老年人跨省异地住院费用能够直接结算“使合情合理的异地结算问题不再成为群众的痛点”。

  截至今年7月21日全国31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均接入国家异地就医结算系统。

  9月3日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消息称北京市所有有床位的676家定点医疗机构目前已全部接入国家异地就医结算平台。

  然而对这些老人而言他们很少有权威渠道获取这些信息只能互相打听:“总理说的那事现在怎么样了?”

  面对死亡这些漂泊在外的老人有无数设想。有的老人在北京突发疾病让儿女赶紧把自己送回老家因为“不想死在北京”。有的老人已经为自己选好了墓地希望葬在老家一处高高的山坡上因为“喜欢热闹”。

  但总有一个理由让他们一次又一次地留在北京。陈显兰的卧室跟女儿的卧室形成了一个夹角她从屋里能看到女儿房间。有时老人在凌晨醒来看到另一扇窗户里还亮着灯。“闺女从小就好看书”她骄傲又心疼“冬天天不亮就走了黑了也回不来”。

  程丽云的儿子在一家软件公司上班她偶尔过去“就看见一排排小脑袋”。有的老人无意中看见自己拿到博士学位的孩子为了省钱买学区房在喷泉旁边洗车一下子泪流满面。

  “身为父母为了孩子我们做什么都是应该的。”陈显兰说。她种了一辈子地没有退休金女儿把平日给她的生活费都放到一个小抽屉里看着快没了就放一些进去。家里困难女儿结婚时他们没出一分钱的嫁妆小两口买100多万的房子贷了90多万的款他们也“一点忙也没帮上”心里一直觉得愧疚。

  “现在她能用上我了我可高兴没什么好抱怨的。”她说。

  儿女不想让老人离开有的老人提出要回老家儿女把老人的证件和钥匙全部藏了起来。

  也有老人已经不适应老家的生活了。一位在北京居住了20年的老人说:“老家的房子太大太空旷了。”在大城市住久了他们会觉得家乡的街道突然变得脏乱拥挤甚至陌生连人情往来都成了负担。某种意义上他们无论身在何处都是异乡人。

  华东理工大学的李静雅在她的硕士毕业论文中指出在迁居地照顾晚辈的忙碌生活让这些老人有了一种充实感对子女家庭的依赖程度较高。阶段性居住的老人在遭遇心理和精神困扰之后由于无法自我调适和宽慰会选择回到老家但由于想念子女、子女需要等因素又会重新踏上迁移之路。

  黄昏如期而至陈显兰和老伴在电动车上两个衰老的躯体把一个熟睡的新生命夹在中间缓慢地朝夕阳驶去。

  他们心里清楚自己陪伴外孙女的时间不会太久了。两个儿子的下一代也需要照看他们即将“漂”到另一座城市。

  几天前的早上5点37分金秀琴的女儿生下了第二个孩子。经过了一夜的疼痛这位产妇在疲惫中沉沉睡去。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的母亲正蜷缩在病房门口的长椅上整夜没有合眼。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玄增星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金秀琴、陈显兰、田慧芬、程丽云为化名)

速度与激情7好看吗 演出公司节目单 廉江教育信息网 应对方式 csi纽约篇 侦查直升机 妙力芙 为什么我的网速很慢 便携式电脑桌 全国书法大赛 >  佩佐罗指出当局对移民的此类评估将在3个时间点进行:赴澳之前、在澳期间以及申请入籍时。

  据悉相关法律还没有提交到国会也没有见诸于媒体报道。但佩佐罗指出这样的评估制度将确保相关人士不会为了通过公民入籍考试而捏造答案。

  该制度适用于所有有意移民的外国人也将防止极端主义者偷溜进澳大利亚。“入籍不能只是简单的考试需要汇总其他的数据资源以检查(申请者)的生活习惯及经历。”佩佐罗说。

  澳公民事务部长图奇(Alan Tudge)则表示澳政府希望能在移民申请入籍前采取“持续审查”的模式而非“一次性的评估”。

  他还指出多元文化社会成功的关键是要居民融入社会并且接受澳洲价值观。政府希望“提高英语能力要求以及清楚证明申请者有接受澳洲价值观以及融入社会的努力。”

  按照目前的要求澳公民有遵守法律、有需要时保卫澳大利亚、以及参加选举投票的义务。澳大利亚的核心价值观包括了尊重个人自由、言论以及宗教自由。

  年度移民报告显示自2011年以来澳大利亚每年接受约19万名永久移民其中大部分是技术类及家庭类移民。目前还不清楚按照政府的新计划将受到审查的申请者所占的比例有多少。

赢咖娱乐 http://www.ruibeizhi.com

八卦门·竞技场

娱乐 | 体育
  • 图片旧闻
他们为加拿大全国年轻的裁判树立了榜样,而在过去一个赛季

他们为加拿大全国年轻的裁判树立了榜样,而在过去一个赛季

粤侨办主任吴锐成赴港拜访粤籍社团共商合作大计

粤侨办主任吴锐成赴港拜访粤籍社团共商合作大计

老师不让孩子吃饭

老师不让孩子吃饭

蓝色风暴席卷世界杯

蓝色风暴席卷世界杯

  • 旧闻推荐
  • 旧闻排行榜